宣道會樂富堂
基督教信仰
 
集體敬拜及其他聚會
成人團契 職青團契 少年團契
伉儷小組 婦女小組 松柏小組
幼兒、兒童聚會
 
最新資訊
惡劣天氣之聚會安排指引
 
宣道會樂富堂
見証及靈修網站
 
  我想知道...最新資訊
 

擴堂資訊

    擴堂代禱

牧者心声
    9月27日 牧者心聲
我們的宣教基因?艱苦我奮進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黃彩蓮牧師

按北宣家的傳統,9 月分是「差傳月」。然而,面對急速的時代變化,繼續每年以整個月關心差傳,會否過多(或過少)?能否適切時代的需要?

回想宣信牧師(Rev. A. B. Simpson)創立宣道會的時候,已奠立以兩條腿走路的方向,其一是「靈命進深」(Deeper Life),其二是「使命承擔」(Mission)。按此方向,假若我們用人生之一半時間關心佈道宣教,其實絕不嫌多。況且,使萬民作主的門徒,也是耶穌吩咐的大使命。然而,面對 2020 年全球疫情肆虐,加上社會經濟越趨緊張,教會經費亦出現很大張力,若把海外宣教的奉獻和參與放輕一點,也不失為過吧?這是你的疑問與掙扎嗎?此刻,就讓我們以史為鑑,回到 1918 年,一個與今天頗相近的年代。

1918 年,全世界爆發「西班牙流感」(Spanish flu),五億人受感染,死亡人數高達 1.7 千萬至 5 千萬人,美國下令教會停止聚會,有些教會的差傳年會也延後舉辦。此外,1918 也是一戰結束之年,雖然美國只是後期的參戰國,但其經濟及人力資源也直接受到戰事影響。面對社會百廢待興,宣道會的宣教工作有否放緩下來?當我翻查歷史,我卻驚訝地發現,1918 年竟然是美國宣道會繼續大力推動宣教的一年,其果效甚至超越戰前情況。

首先,宣道會不斷增加宣教士及工場的本地同工,人數由 1914 年的 259 人,增至 1918 年 300 人。其二,宣教工場之慕道及受浸人數不斷增加,截至 1918 年,之前四年各地共有 5,630 名信徒受浸,遠超過去的成果。受浸人數最多是剛果,其次是中國、智利及印度。其三,就是增加多個新的宣教站,之前四年時間,共增加 226 個新的宣教站——地點主要位於中國、印度支那半島、印度、剛果、南美及蘇丹等地。其四,總收入及宣教上的支出也增加了,若比較 1918 年與之前兩年,總收入增加了一半;若比較之前四年,則增加 112%,可見當時宣道會所得的奉獻並沒有因一戰及西班牙流感而減少,而用在宣教工場的支出也持續增加。

這段宣道會創立初期的歷史,告訴我們社會環境雖然困難,但宣道會卻仍然努力投入宣教,俗語說「有危就有機」(福音上的機遇)。但願這個「艱苦我奮進」的宣教基因,也植根於我們生命中,叫我們一起在宣教行動與奉獻上學習。

節錄自20/9/2020北宣週刊黃彩蓮牧師之牧者心聲:【我們的宣教基因?艱苦我奮進】,已獲北宣允許使用
 
 
宣道會樂富堂
基督教信仰
集體敬拜及其他聚會
成人團契 職青團契 少年團契
伉儷小組 婦女小組 松柏小組
幼兒、兒童聚會
最新資訊
惡劣天氣之聚會安排指引
宣道會樂富堂
見証及靈修網站
Powered by Aim 網頁設計,Web Design,SEO Company